云南一文学杂志出“野鸡刊”敛财(图

云南一文学杂志出“野鸡刊”敛财(图

  左为纯文学杂志《大家》,右为其“野鸡版”。二者装帧极为相似,但内容相去甚远。

  “云南人民出版社主办的大型文学期刊,90年代文学转型期最具影响力的纯文学杂志,唯一与《收获》一道两摘鲁迅奖的国家核心中文期刊,中国文学第一大奖大家·红河文学奖主办单位……”

  顶着这一串光环的,是一本名为《大家》的著名文学杂志,阿来、池莉、于坚等作家均为其撰稿。但中国青年报记者近日发现,该杂志居然存在一个“野鸡版”:

  “同一个刊号、刊名、类似装帧,一本是高端文学,我这本是杂货铺!”浙江某职业技术学校教师沈欣(化名),指着手里的《大家》苦笑着反问,“还是同一个编辑部编的,这杂志社也太有想象力了吧?”

  中国青年报记者随即展开调查。据推算,该“野鸡刊”每年为杂志社敛财,不会少于2000万元。

  杂志上,有她一篇小论文,3000余字。与汽车维修、IT教育、装饰艺术等种类繁多的近300篇论文挤在一起,“密密麻麻地挤了463页”。

  据中国知网(中国知网是国内知名的学术期刊电子数据库记者注)、国家图书馆等机构收录的名单介绍,《大家》杂志是纯文学双月刊,国内统一刊号为CN53-1108/I,由云南出版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主管,云南人民出版社主办,“官方”色彩浓厚。

  北大出版社2008年版的《中文核心期刊要目总览》显示,《大家》属于中国文学作品类核心期刊。《总览》对它的介绍是:“大型综合性文学期刊。主要刊载反映现实生活、有浓厚时代气息和现代意识的中短篇小说精品,兼及诗歌、散文、文学评论等。”

  茅盾文学奖获得者阿来的散文《德格:湖山之间,故事流传》、罗伟章的长篇小说《太阳底下》、武歆的中篇小说《米脂的黄昏》……点开该杂志社的官方博客,中国青年报记者看到,《大家》每期约200页,在上面发表文章的,多为文学名家。

  “中文核心期刊,还带官字头背景,文章水平也高,挺靠谱的。”这些因素,让急于找地方发论文的沈欣动了心。

  沈欣所在的学校,每3年就有发表两篇论文的任务。其中1篇,必须发表在中文核心期刊要目下属于二级目录的杂志上。尽管版面费“高出别人近一倍”,但她最终还是属意《大家》。

  但沈欣拿到的《大家》,却是一本旬刊,封面写有2012.3(下)字样,光目录就占了9页,“厚度已经不像一本杂志了”。

  记者从沈欣提供的其中一期这样的《大家》上看到,其上论文多以“浅析”、“初探”等为题,平均篇幅不超过1页半,内容却包罗万象:《宁夏回族女作家马金莲访谈》、《浅谈现代标志设计新趋势》、《汽车运用与维修专业人才培养模式浅析》、《如何加强商业体育健身俱乐部的组织管理工作》、《英语词汇教学新理念》、《“国际贸易实务”课程教学样式的优化》……这些小论文,被“雕龙学札”、“大家艺术”、“大家百科”、“百戏竞技”、“今日语言学”、“育人千秋”、“商企大道”等栏目收入麾下,各居其位。

  中国青年报记者在昆明调查发现,中介没有“忽悠”沈欣,她拿到的《大家》,的确与正本《大家》出自同一家杂志社。

  “你的作品发不了文学版《大家》,你要找的是理论版吧?”在位于昆明市中心的云南新闻出版大楼10层,当记者以投稿名义来到这家杂志社时,该社一名自称“编纯文学稿件”的编辑,这样向记者提示。

  该编辑随即拿出了两本《大家》。记者看到,其中一本“理论版”,就是沈欣拿到的“野鸡刊”。

  记者仔细对比后发现,“野鸡版”《大家》与其正本真假难辨,二者共用一个国内刊号CN53-1108/I,一个邮发代号64-61,主管和主办单位、编辑部地址、广告经营许可证号、网址和E-mail均一致,电话号码相邻,副主编都是韩旭,两套编辑部“人马”里,绝大部分(9人)署名相同。不仅如此,两本《大家》的封面装帧都颇为统一,甚至价格都是12.8元。

  撇开内容,也许唯一能引人怀疑的是正本《大家》的印刷地点,云南一官方文学杂志出“野鸡刊”敛财(图写着云南新华印刷厂,“如有质量问题,请寄印刷厂质量科调换”;而“野鸡刊”的印刷地,则是云南新闻图片社印刷厂,“调换请寄编辑部”。

  但沈欣显然注意不到这些。为了让论文出现在这本“野鸡刊”上,她和同事们通过中介付出的“代价”,一篇5000字以下的论文普遍为4000~5000元。

  中国青年报记者咨询了数名论文中介后发现,这一价格还属于“中等水平”。最贵的报价,来自中国杂志网一名自称涂老师的人,为5000字以内9000元。

  “《大家》的版面费一直比较贵,去年4000元不松口,今年才降了一些。”四川中介江老师说,“这些杂志都是两个版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