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是嬉水捕鱼的天堂

更是嬉水捕鱼的天堂

  陈柏琼,初出茅庐的摄影爱好者,喜欢自助游,对摄影、诗歌有着非同一般的痴迷与执着追求,擅长用写诗的灵性去表现光影变幻之美,足迹遍及川西、甘南、青海湖、坝上、云南等地,拍了不少别具匠心的风光大片。

  分别位于阳朔漓江西岸和兴坪码头的相公山和狗婆山,都是拍摄漓江第一湾的绝佳摄影点。其中相公山以捕捉漓江第一湾的光影、云海、日出、彩霞,吸引了无数的摄影家和摄影爱好者。而狗婆山则以险峻雄奇的山势和奇美的风光,成为赏云看雾的绝佳胜地之一。

  原本以为早已名扬天下的桂林山水,已让人找到不新的快感,然而正所谓“山不在高,有仙则灵”,这段旅程却给了我们意料之外的惊喜。不论漓江第一湾的大气磅礴和波云诡异变幻万千,单是攀爬尚未开发的狗婆山和半开发的相公山,那份挑战与征服的快感,对于喜欢探险猎奇的驴友和摄影发烧友来说,就拥有致命的诱惑力。漓江第一湾和乌龙泉的田园风光,也是摄影师最爱用镜头捕捉的精美风光大片。

  狗婆山位于兴坪码头斜对面,因整座山形似两条相依相偎的小狗而闻名。正所谓无限风光在险峰,300多米高的狗婆山虽不算很高,但山势陡峭,几乎没有上山的路,只有当地老农用锄头和镰刀挖出了一条仅容一人通过的小路,是驴友们上山的唯一捷径。

  狗婆山的山腰和山顶分别有一些在悬崖上凿出的简陋的摄影平台,山腰平台比较容易攀登,而对于一心向往“无限风光在险峰”的驴友们来说,去山顶是必然选择。不过去山顶的路不仅崎岖难行且非常隐蔽,必须由熟悉地形的本地人带路。通常夜宿山脚客栈,凌晨3时出发,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中借着微弱的手电光前行。好些山路紧贴着悬崖,很多时候得用手抠着石头逢或是抓着藤条、树枝等爬着走。悬崖之间被人搭上一根或两三根手腕粗细的树枝,就成了独木桥,一路上大约有四五处,人走在上面摇摇晃晃胆战心惊,万一脚下打滑或藤条折断,就会跌落万丈深渊……

  经过近两小时的艰难攀登,总算到达山顶。悬崖上有两个正对漓江的摄影平台,稍事休息后,大家就开始忙着架器材、选角度,静待日出。最后不仅拍到日出前的第一抹红霞,也拍到了太阳从地平线上喷薄而出撒下万道金光的绝美胜景,收获不少精美大片。

  有“阳朔第一泉”之称的乌龙泉,位于阳朔县葡萄镇乌龙村,正好处于鸡婆山与相公山之间,与两座山仅相隔几公里之遥。正所谓“要赏好景到阳朔,要喝好水到乌龙”,乌龙泉水洁而碧,清香甘洌。

  围绕着乌龙泉,是一个四面环山的盆地——万亩田园。周围是连绵不绝的群山,一条漓江支流从盆地中间汩汩流淌而过,最宽的地方有几十米宽,最窄的地方仅十多米,河水清澈,水草浮动,里面不时可见游鱼出没。沿河两岸,是一望无际的稻田。8月正值夏收秋种的季节,田野中阡陌纵横,已收割的稻田和等待收割的金黄色水稻,与刚栽下去的青绿色秧苗交相辉映,犹如片片交织的云锦,在晨光或晚霞的映照下,与黛青色的远山、袅袅升起的炊烟,构成一幅如梦似幻的画卷。

  那条由山泉水汇聚而成的漓江支流,更是嬉水捕鱼的天堂。河水流速平缓,不时可见到光屁股的小孩在河中凫水,脖子一伸一缩犹如野鸭在浮动。每到清晨和夜晚,小河又成了捕鱼人的天堂。黑暗如墨的江面上,头戴斗笠、身着蓑衣和红衫的老渔夫,坐在竹筏上悠闲地整理着鱼网和渔篓,身旁的渔灯透过玻璃罩发出桔黄色光芒,温暖地包围着老人。桅杆上的鸬鹚,一眼望去,犹如一幅写实派油画,颇有几分“江枫渔火对愁眠”的韵味。

  相公山位于阳朔兴坪镇境内漓江西岸的荷包村,以形似古时头顶冠衣着服之相公官人而得名,当地人也叫荷包山。距离阳朔约28公里,是黄布滩和九马画山之间的一处著名景点,属于典型的喀斯特地形,以光影、云海、日出和彩霞,成为摄影爱好者梦想的天堂。

  相公山有现成的水泥台阶可以直达山顶。山顶的四层观景平台是观赏漓江第一湾的绝佳位置,沿着陡峭的石阶向上攀登,大约半个多小时可到达。早上5时爬上山顶时,天空虽然还没有完全放亮,但也看出是个晴天。此时站在观景平台上极目远眺,眼前的一切全部沉浸在一片云海之中,但眼前的云雾变幻万千,在大大小小如春笋般矗立云端的山尖中穿行流淌,仿如一首会流动的诗歌,无声地演绎着抑扬顿挫的韵律和节奏,倒也是另外一种美的境界。

  此时名闻遐迩的漓江第一湾,也终于在曙光中露出了其美丽的容颜,一个U字形大拐弯像一把巨大的弯弓葡匐在大地上,充满了无形的张力。千姿百态的山峰错落有致地点缀在漓江两畔,仿如一颗颗黛青色的珍珠镶嵌在珠链上;江心嵌有一块小小绿洲,犹如一颗绿色明珠散发着璀璨夺目的光华……

  一直以来,觉得广西的风景缺乏摄影的大场景和大纵深。更是没把名不见经传的相公山与狗婆山放在心上。然而因为一场邂逅,我不仅爱上了摄影,并从摄影大师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