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公山一个人“开凿”出来的漓江景区

相公山一个人“开凿”出来的漓江景区

  且说那日临别漓江,在江边找了一处装修不错的餐馆,点了桂林有名的啤酒鱼,准备小吃一顿后就再向他处去。等菜的时候偶然看见桌子上有一张相公山的宣传单页,那照片上分不清是太阳东升还是夕阳西下,一片玫瑰色的天空下,漓江平静如水缓缓流淌,锥子一般的山峰连绵不绝,偶有村落在山脚下堆积环绕,这种近乎于上帝之眼的视角,让漓江的立体感清晰起来。

  我不禁想起,在朋友圈也有人发过这样的照片,我还曾特意评论,朋友说是桂林的相公山,眼下这两个图景在脑海里合二为一,于是临时动了相公山之行的念想。给单页上的手机号拨了电话,对方是一个热情的中年男人,原来他在那儿经营着一个摄影基地,这种情况我在全国很多地方都见过,比如金山岭长城的段先生、漓江石鼓镇长江第一湾的一处人家,他们都脱胎于农民,因为扎根于景区的核心地段,慢慢的懂得了以摄影基地的方式来经营新的人生,他们知道很多不为人知的路线、角度,对游客,特别是喜欢摄影的游客所关心的话题了如指掌,这种导游式的服务更让人称道和信赖,于是驱车前往。

  从漓江景区开往相公山的路程基本都是山路了,路不算宽,但也不算陡,走了一半多天就已经全黑下来,能看见车在不停的上山、下山,有时候远处半山腰里也能看见对向的车灯,整个连绵不绝的山路上,往来的车辆不多,再加上天气阴沉,雾霾漫漫,颇有一种单车深山游荡不知所往的寂寥感。

  大约晚上9点左右,总算是进入了一个小村庄,来到了摄影基地,电话里的那个中年男人姓赵,热情憨厚,我们住在了500元一晚的客栈里,这个客栈规模不小,大约也有4、5层高,一层还没装修完工,春节工人已经放假,2层以上住人,配有电梯,500元一晚的客房很大,大概有30平左右,卫生间里有一个蹲坑和一个坐便,这种“双坑”设计倒是有点意思。

  简单安顿后,我们下楼吃饭,此时已经没有其他食客,我们点了菜,然后和老赵闲聊。原来这个山头是他父亲那一代承包,商机的发现也是始于一些摄影师的到来。那时候交通不便,摄影师要坐船、步行,来一趟相公山较为困难,老赵的父亲就做起了背夫,帮着摄影师开山辟路、背运物资,渐渐的从这里悟到了商机。

  于是不仅在全村修了第一家带有卫生间的客栈——那时候当地人认为房间里有卫生间风水不好,还逐渐承包了几个小山头,并先后斥资100多万,修建了通往相公山山顶的阶梯小路和观景台,随着交通和住宿的改善,越来越多的游客慕名而来,老赵家的摄影基地也逐渐发展成了今天这样的建制,一幢四五层高的客栈,同时容纳几十人住宿、就餐都没问题,同时也带动了村里客栈、宾馆的兴起。

  来老赵的摄影基地,当然是为了登相公山一睹漓江在脚下的风采。相公山一个人“开凿”出来的漓江景区老赵的家离相公山极近,开车也就几分钟,就算是步行,估计也就十来分钟。第二天早上6点来钟,天还一片漆黑,我独自起来,开车到景区门口,这时已经有一些扛着长枪短炮的摄影人在聚集,两个村民已经把守在景区门口售票,大约是因为并没有正式的手续,这儿的门票是以垃圾清理费的名义收取的,一人50,如果住在老赵家里,出示门卡的话能便宜大约一半,门票是贵了点。

  进入景区的时候,天仍然是黑漆漆的一片,阶梯上的灯光并不充足,需要打开手机的手电功能辅助照明,四周也都是黑漆漆的,暗夜里偶然传来几声狗吠,或者一些不知名小鸟的啼鸣,山间或有几盏昏黄的灯光,而移动的灯光则是在山里穿行的汽车,大地和天空沉浸在一片暗灰和混沌之中。

  从山门到达山顶大约只需要不到半个小时,桂林这边的山峰都是喀斯特地貌,山陡峭而不高,但修筑这样一条攀山阶梯也着实不容易,老赵还在山顶错落开辟了几处观景台,这样有高低不同的视角,也便于分散人流,看得出是为摄影人想的周到。唯一遗憾的是山顶垃圾较多,收取的垃圾清理费似乎也并没有派到用处。

  天渐渐亮了,山顶上也聚集了一二十人,但雾和霾仍然笼罩一切,按说这个角度正是红日东升的方向,但除了天色渐亮之外,根本看不到太阳在哪儿,苍茫茫一片灰霾。有些不明就里的当地人肯定会说,这是雾不是霾,可我要告诉你,超过100的PM2.5指数显示这就是霾,无需狡辩。

  随着天逐渐亮起来,眼前的视界慢慢打开了,眼前多了几座同样是锥子型的山体,雾霾仍然笼罩一切,四周轻悄悄的,仿佛所有人都在屏声凝气的等待巨大的金刚从哪座山体背后冒出头来,脚下的漓江也慢慢有了轮廓。接着,更多的锥子般的山峰浮现,江面上闪着渔火的小船缓慢前行——假如是个大晴天,那么眼前的景象可能跟陶渊明笔下的世外桃源没什么两样。

  但因为雾霾,一切美景只能是幻象。就这样,带着失望离开了相公山,好在结识了老赵及他的家人,吃过他家的土鸡和金桔,住过他家最好的客房,听他聊过他父亲这一辈以来如何开山迎客,这就是缘分。如果以后再去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