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后院起火Oculus R

Facebook后院起火Oculus R

  2018年3月17日,剑桥分析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前员工Christopher Wylie向《观察家报》和《纽约时报》爆料,声称自己曾经就职的这家政治数据分析公司通过Facebook获得超过5000万名活跃用户的数据资料,并借助Facebook的广告投放系统定向推送新闻资讯,从而对用户的投票行为产生影响。

  2018年3月19日周一收盘时,Facebook股价下跌6.77%,直接蒸发掉367亿美元市值——这还是一周前的行情,至于现状如何,大家不妨自己查查看。

  同一天的晚间,来自美国参议院商务、科学以及交通委员会的三名共和党议员向扎克伯格发出了一封信函,要求这位CEO就用户隐私数据泄露的相关问题作出书面答复,最后期限是2018年3月29日。

  毋庸置疑,彼时彼刻,Facebook内部同样炸了锅。面对内忧外患从四面八方传来的压力,2018年3月21日,扎克伯格终于在Facebook上发表了一份声明承认了错误;随后,2018年3月25日,小扎又在英国的《观察家报》以及美国的《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华尔街日报》等知名纸媒上刊登广告,为Facebook的错误行为正式致歉。

  不管怎么说,这次大事件直接把Facebook拖进了攸关生死的险局,已经是不争的事实;而对于正在阅读这篇文章的诸位朋友来说,我们更关心的可能是另一个问题:

  “上次和唐纳德·特朗普扯上关系,帕胖被Oculus叉出去祭了旗;面对这次来自上层的危机,Oculus又该拿谁去祭天?对于VR行业来说,这场危机又意味着什么?”

  还真别说,以这次的事件作为先例,倘若VR社交网络真能成长到Facebook那个规模,那么我们面临的危机隐患还真是不容小觑。

  对于熟悉网站运营的朋友来说,“热力图”这个概念诸位应该都不陌生——通过检测用户在网页上的点击位置,我们可以对网站的布局进行有效的优化,从而让想要提高曝光率的内容安排在用户关注度高的位置上;而在VR环境中,我们同样可以通过类似的手段检测出“用户关注的热点区域”,然后有的放矢投放有利可图的宣传内容。

  “噢,我明白了,”肯定会有朋友说,“你指的是眼动追踪,但这种技术距离广泛应用不是依旧遥遥无期吗?”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事实上,即便是目前的初代主流VR头显,哪怕是完全没有安装监测视线角度位置的机能,一样可以制作出不错的“注视点热力图”——至少在理论上如此。

  如果诸位曾经接触过一些“支持VR”而非“VR专属”的游戏——例如在Steam平台深受沙盒玩家好评的《Subnautica》——应该或多或少会产生这种疑惑:

  “原本明明是不错的作品,为什么一戴上VR头显体验就变得各种不堪受用呢?”

  答案当然是因人因游戏而异,这里仅举最简单的一例——在《Subnautica》当中,从一开始的标题界面到游戏中按下Tap呈现的物品栏界面,诸如此类与游戏体验密切相关的“界面”无一不是“固定”在头显视野正前方的相对位置上;这就意味着,想要看清楚这些“界面”边边角角的显示内容可是殊为不易——尽管采用了各种光学手段加以修正,但现阶段主流VR设备的“边缘视野”成像效果依旧是差强人意,能够稳定清晰呈现画面的几乎只有头显透镜的中央区域而已——由此一来,上文中的“相对位置固定的界面”在我们眼中是个什么实际模样,想必诸位都不难想象。

  要想看清楚VR视野中的显示内容,目前最靠谱的方式依旧是双目直视——没错,和猫头鹰视物的姿势如出一辙。OK,由此一来,我们的视线方向被限定在了一个非常有限的区域中,想要结合显示内容通过头显的角度位置判断“我们到底在关注什么”……很困难吗?需要眼动追踪技术辅助吗?

  硬件设备不够给力,导致居心不良的商家想要盗取我们的VR体验数据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难以下手;尽管无奈,但这恐怕也是我们的虚拟现实行业现状的一环。

  和以往的文章不同,在“提出问题”之后的“拿出方案”阶段,这次我确实想不出什么可以一试的想法——归根结底,VR这项技术的一大本质就是“数字化的生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