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为可以翱翔蓝天的那一天

就为可以翱翔蓝天的那一天

  每天早上,只要天气允许,苏桂滨都会迈着休闲的步伐,走向停在草地上的一架旋翼机,他戴上半封闭的头盔,娴熟地按下启动钮,小飞机在一阵轰鸣后,机首上抬,轮子也离开了地面,一会就融入了蓝天。“这是我一天最快乐的开始,在天空放飞自己,跟那些早起晨跑的人一样,每天不飞一下,就会很难受。”苏桂滨这样形容自己在清远北江河畔的“航空后院”生活。

  一天的生活从飞行开始,这是苏桂滨苦苦追寻了十多年的飞机梦,如今他终于在清远与佛山结合部的北江之滨找到了他梦中的“机场”。“去年夏天,我将佛山工厂的部分设备和样品带来这里,对生产的旋翼机进行测试,可以说,这里就是我的飞机场。”苏桂滨说。

  目前,苏桂滨租下的这片河畔辽阔荒地面积大约有40多亩,地势开阔而平坦,很适合旋翼机的起落,作为小机场再理想不过。草地的一侧建有一间简易的铁皮机库,里面放着几架旋翼机的半成品,室外则停放着一架测试中的样机,苏桂滨大部分时间就带着一名助手待在这里,为新产品进行各种试飞和调试。这个小机场也是清远首个获批的低空试飞基地,苏桂滨介绍,他的旋翼机组装工厂总部是设在佛山里水,主要从事航空设备零部件的研发、飞行应用技术开发,航拍航测等相关业务,早在2015年已进驻广东新材料产业基地。对于北江河畔拥有这样的低空飞行环境,苏桂滨赞不绝口。他说:”我已办下5公里范围的合法低空飞行手续,试飞前提前申报路线即可。”

  在没有正规的工厂前,国内很多飞行器的发烧友只能在后院里开工。“媒体称我们是‘后院航空人’。这个群体有着普通人难以理解的科学情怀,他们不惧风险,敢于尝试,就为可以翱翔蓝天的那一天。”抚摸着那架静静停在草地上的蓝白相间的旋翼机,苏桂滨掩饰不住内心的自豪,现在,他和团队研发的这款轻便双座旋翼机已供应给国内多家大学及科研机构使用,可应用于农林植保、空中搜救、航拍航测、安保巡逻等用途。

  “这款2人座的起飞重量在560公斤,巡航速度可达120公里,另一款新研发的3人座则可起飞630公斤,最大巡航速度达180公里。”苏桂滨说。记者目测,2人座的旋翼机机身长约5米多,流线型的机壳材料很轻便,而后置的发动机为奥地利进口的,功率100匹。

  旋翼机猛一看非常像直升机,但是仔细观察,它的旋翼是没有动力也没有叶片攻角调整机构的。旋翼机实际上是一种介于直升机和飞机之间的飞行器,它除去旋翼外,还带有一副垂直放置的螺旋桨以提供前进的动力,一般也装有较小的机翼在飞行中提供部分升力。

  “大众对飞行器有一种恐惧感,在我看来,开旋翼机跟骑摩托车一样简单。从这一点说,旋翼机可以说是比固定翼要安全得多的低空飞行器,因为它特有的旋翼结构,不会发生严重的坠落,”苏桂滨以自己的资深飞行经验为例介绍,旋翼机的优点是结构特简单,在国外非常普及,有很多DIY爱好者,买来散件自己动手组装,就像玩电脑一样,操作也很简单,不需要特别专门的培训。另外旋翼机在失去动力的情况下仍能平安滑翔降落,而直升机若达不到一定的高度只有坠落。同时,旋翼机的起飞距离很短,对跑道要求不高,技术熟练,甚至几十米即可起飞,安全性仅次于动力伞,但可以作出各种大幅度的机动姿态,娱乐性要比动力伞好得多。

  仔细观察苏桂滨的旋翼机,机身小巧,一个人可以推着走,有碳纤维加复合材料包裹的机壳,设计感很强的操纵杆,整体质感不输进口原装货。不过行内的资深人士就评价,苏老师的产品在性价比、操作感和安全性都已完胜洋货。这是一位飞机迷积累了十几年心血的极致作品。

  “实际上,在旋翼机的研制上,我前后已投入了2000多万元,特别是在最关键的旋翼和旋翼头部件,这个要求非常严格,若质量不过关则旋翼可能在飞行中折断。”苏桂滨坦言,他从2006年投身到旋翼机项目上,从最初的引进组装,到关键部件的材料优化,走过了一段艰辛的历程,亲手制造出来的旋翼机不下上百架。他透露,同样功率的旋翼机,国外一些厂家的产品还停留在手拉绳启动,而自己的产品则已实现一键起飞,在电控自动化方面性能优化了,另外,性价比优势也明显,同样档次的旋翼机,价格仅为进口产品的一半左右,只需40万~50万元。

  老苏自幼对机械和电子原理非常着迷,年轻时修过电梯,倒腾过电脑,积累了丰富的实用电气知识和实操经验。他回忆,刚迷上旋翼机的时候,是因为在一个矿山工作,道路交通很不方便,便萌发了自己造飞机上下班的想法。他的第一架组装旋翼机非常原始,除了发动机是原装的,控制杆、座椅甚至是从游戏机上拆下来的……

  对于渴望蓝天翱翔的人士来说,国家相关政策不断放松堪称利好。目前已经解禁超轻型飞机的执照和空域申请了,所以说自驾旋翼机飞行并不比自驾车旅游难多少。老苏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