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为了一顿地道的十三香小龙虾

只为了一顿地道的十三香小龙虾

  第18届盱眙国际龙虾节刚刚落幕一个月,“一天吃掉50吨虾”的奇迹和“今年龙虾节招商引资百亿”的传奇刚刚上演。淮安人叶玉明准备将下一家龙虾店开在上海,目标是穿西装喝红酒的成功人士。

  “饭前不掼蛋,等于没吃饭,饭后不掼蛋,等于白吃饭。”淮安市淮安掼蛋协会会长兰国伟说了一句在淮安脍炙人口的“名言”。如今,打开开App Store,搜索掼蛋,能检索到几十个打掼蛋的平台,徐州人范松礼,就把掼蛋做成了产业。

  在过去,“盱眙”这两个字极为生僻,很多人看到往往会迟疑着反问,“鱼台”?还曾经闹过外地发来的公文上写着“肝胎”两字的笑话。

  2018年,盱眙国际龙虾节,万人龙虾宴。当日,近五万市民,分享了五十吨龙虾。蔡敦昊 摄

  随着小龙虾在全国范围内的火爆,知道盱眙的人越来越多。尤其是江浙沪的人们,在每年的六七八月,经常期待着能来一次这座江苏中部的小城,只为了一顿地道的十三香小龙虾。

  跟淮安盱眙县的龙虾一样,淮安的另一样特产“掼蛋”看起来也难登大雅之堂。这是一种扑克的玩法,四人参与,两两捉对厮杀。掼蛋起源于淮安,如今也已经风靡全国,火爆线上与线下。

  对于一座城市来说,改革开放通常是一个宏大严肃而千头万绪的话题。但在淮安,偏偏展现得妙趣横生又滋味十足,有人说,掼蛋和龙虾难以全面展现淮安改革开放的成就,但同样有人说:“改革开放之前,没人敢明目张胆打牌,解放思想之后,这种行为习以为常,进而发展成产业;改革开放之前,小龙虾是乡间水田里最廉价的水产品,如今,每一个盱眙人的生活都因它改变。”

  2018年,盱眙国际龙虾节,万人龙虾宴。当日,近五万市民,分享了五十吨龙虾。蔡敦昊 摄

  7月底来到盱眙,总能在渐渐变得灼伤心肺的空气里,嗅到一丝混杂有油脂、鱼腥和复合香料的香气,这来自于全城随处可见的龙虾店。万家灯火点亮时,这些龙虾店大多客满,人们空手剥着红通通的龙虾壳,也不忘满饮一杯泛着白沫的冰啤酒。

  这种绝不健康的生活方式,恰恰是这座苏北小城的烟火气所在,是这里的灵魂,也是盱眙经济的活力之源。

  “在过去,龙虾不光没人吃,甚至堪称公害。”盱眙县龙虾协会副会长叶玉明介绍,上个世纪70年代中期,盱眙很穷,家里人口一多,饭都吃不饱,却很少有人打小龙虾的主意,“主要是不会做,拿水煮了吃,土腥味特别重,还有人吃了闹肚子,过敏,这一下子,谁都不敢吃了。那时的龙虾拿来喂猪,甚至沤肥,别说拿来做产业,白送都没人要。”

  “改革开放后,有美国商人来到盱眙,他一举看重了这里的龙虾资源,龙虾肉能换外汇,这一发现让盱眙人高兴坏了,我们不光剥虾换钱,还尝试着自己也去吃,当时就想,美国人能吃,咱也能吃。”据介绍,早期的盱眙龙虾烹饪方法简单,只有白煮红烧两种,“十三香”的出现,彻底改变了龙虾族群和盱眙人的命运。“这十三香可不是王守义的十三香,是盱眙厨师试验了很多次,试验出来的办法,把中草药香料加入到龙虾的烹饪中,去腥提味增香。其实现在香料早就超过了13种。”

  龙虾烹饪的改革走上了正轨,龙虾产业的开放则让盱眙小龙虾真正成为当地的支柱。

  2018年,盱眙国际龙虾节,万人龙虾宴。当日,近五万市民,分享了五十吨龙虾。蔡敦昊 摄

  2000年时,盱眙小龙虾已经在当地遍地开花,但在盱眙及周边之外,知名度依然不高,这让当地的主政者十分着急。于是,他们想了跟全国很多地方政府一样的办法,办节。

  2000年7月18日,“中国龙年盱眙龙虾节”开幕,这座小城里300多家大小饭店头一次一起爆满,盱眙的空气里也第一次龙虾飘香,当年,有20万外地游客光顾盱眙,对于交通不便、知名度不高的盱眙来说,堪称奇迹。

  如今,盱眙龙虾节已经举办了19届,盱眙的龙虾及相关产业,早就铺满全国。目前,全县每8个盱眙人中就有1人,共计10万人从事龙虾养殖、贩运、烹饪等事业,走上了脱贫致富的道路。盱眙龙虾产业拉动盱眙旅游经济强劲增长,实现了从年游客量不足30万人到300万人的飞跃。

  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中国小龙虾一朝闻名天下知,其中,也不乏盱眙人的贡献。

  在叶玉明的“金谷园饭店”,一张15个人聚集的大桌子上,只在酒过三巡后,才上了两盆龙虾,一盆13香,一盆清水。宾客在品尝了前面的土菜后,每人只品尝了两三只一两半重的龙虾便饱了,随后,服务员送上一盆泡有柠檬和青菜叶的冰水,用以净手,一顿龙虾宴吃下来,全然没有想象中“三五好友光着膀子汁水淋漓”的粗犷景象。

  “消费升级背景下,龙虾必须能登大雅之堂,这是盱眙龙虾产业继续发展的必要条件。”叶玉明。